Monthly Archives: 2005年9月

Unlimited Blade Works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

Steel is my body,and fire is my blood.

血潮は鉄で 心は硝子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幾たびの戦場を越えて不敗

Unknown to Death.

ただの一度も敗走はなく

Nor known to Life.

ただの一度も理解されない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彼の者は常に独り 剣の丘で勝利に酔う

Yet,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故に、生涯に意味はなく?

So as I pray,unlimited blade works.

その体はきっと剣で出来ていた。


体はプログラムで出来ている
I am the bone of my program.

血潮は躁で 心は鬱
Mania is my body,and Depression is my blood.

幾たびの徹夜を越えてデスマーチ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codes.

ただの一度も定時帰りはなく
Unknown to Hope.

ただの一度も休暇はない
Nor known to Despair.

彼の者は常に独り 深夜のオフィスでキーを叩く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programs.

故に、その生涯に意味はなく
Yet,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その体はきっとプログラムで出来ていた。
So as I pray, unlimited program works

 


德文版製作中,中文?算了

Advertisements

里站更新

里站更新…………
好懒的我终于更新了,
有里站地址的进去看吧。

我行我素

其實這個標題應該是“我好想我行我素”的
其實充其量也不過是個窮學生的我,是沒有能力去我行我素的。
但還是想做,那麽得想我行我素。
也許這是我這個看起來很自由,其實卻很不自由的人的一點小小的奢望吧。
其實本來生在這世間就不會有絕對的自由,這本是很常識性的東西。
但我卻想去改變,去改變那不可能改變的東西。
 
然而改變不是只靠願望就能實現的。
如果已經能心想事成的話哪可就真是我行我素了。
友人說:“你骨子裏透著一種自由的氣息,我很羡慕。”
可是他卻不知道正是沒有自由的人才越加渴望自由。
 
其實我追求的也許並不是自由,
那太遠大,那太虛幻,那太模糊。
我只是追求我行我素而已。
即使不自由,即使受束縛,
我還是想,還是那麽地想——-我行我素。

我有点不爽

收回里站,有里站地址者去裏面看。

Geingfüig Menschen

In der Zeit Fluß existieren die geringfügig Menschen. Die blöd Sorte möchte die welt regieren, wenn sie genug Karft hätten.Die weißen nicht,dass Babylon zusammengebrochen haben werde,obwohl perfekt bildete.

In the stream of time stand the insignificant menkind. They want to master the world by their "sufficiently" power. But they don’t know, that no matter how perfect it built, Babylon will be collapsed by the end.

在时间的洪流中存在着一种叫人类的渺小生物。他们想凭借指认为足够的力量来统治世界。但他们却不知道,不管怎样完美修建的巴比伦也还是要毁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