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010年1月

嘛……于是晒物

据某阿部姓友人说,经常晒物可以减缓齿轮化的速度,虽然我对这一观点表示怀疑,但是想想发觉我这1年来确实也变的很少晒物了,当然人也变得齿轮了,这其中是不是有必然的联系尚不可知,但多多少少有相互的因果关系大概是可以肯定的。

于是趁着阿部姓友人帮忙购物的机会,也随便晒些其实没啥好晒的东西。

前不久摔坏了我平时爱用的ridel的carmenère,于是想着买新的杯子,最后选中了zwiesel的diva,本来spieglau的一款也不错,但最后想到护理的问题还是选择了护理比较轻松的zwiesel。主要也是以往护理杯子花的精力不少。

Photobucket

最近收了一批去年的冰酒,也正好有用武之地。说来今年大雪,估计今年冰酒的收成会很不错。期待下

mx90死亡之后,JS打着返修更贵的口号,又骗我买了MX95,说来主要还是我不喜欢入耳,于是没有什么可选的。国内听说PK1很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听听看。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希望这次不要挂的那么快……

恩,然后是这个

Photobucket

嘛 背面就不透了,总之感谢了,

怎么说呢。我觉得吧,希望一直都在的,即使是我也没有变成一个齿轮,我也只是变得比较齿轮了而已。我觉得有些东西不应该放弃,生活也有更多的趣味,人啊,还是在为自己想要的未来而活才变的有趣啊。

Photobucket

这张是小猫最近的风格的一个反映……我总觉得最近画的都比较脸很“丰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Photobucket

话说这张电话卡我有多少张了?大概没有7,8张也有5,6张了吧……

Photobucket

例行物就不废话了……当然其实这次还有别的东西,不过不是给我的,也儿童不宜,就没有拿来拍照了,男人这东西还真是辛苦啊1s(说来女人也是嘛

 

于是晒物结束,感觉还是很空虚嘛1s,嘛,反正不变的只有一个,我依然向着我的目标前进着~

最后说说最近喜欢干的事情

Photobucket

用手机上bbs pink 2s

其实android的应用现在来说已经基本比较全了,虽然和apple还没得比,但是基本上大部分需要的功能都有比较好的程序了,但是官方的支持还是不够(不是指google),比如DB,nba,espn之类在iphone上就有官方程序,在android上就没有,这还需要靠时间来解决,但是android 特别到了2.0之后的用户体验该说是非常高的,虽然在一些官方程序上有缺陷(相对iphone的用户体验)但是,这都可以靠时间来解决,而水果这两年的不思进取,已经让我感到有些厌倦了,假如iphone4依然不能打一个翻身仗的话,那么就等着,剩余的那一点点优势慢慢的被蚕食光吧wwwww

Thema BGM:passion

Advertisements

写在google准备退出中国之后

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 毕竟有着7小时的时差,而且我现在是朝八晚六的正常人生活。

当然得知了之后意外的并没有太大的触动,毕竟有些事情在天朝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不过是大天朝局域网在稳步的建设中罢了。

但是随后的一则发言人声明却让我愤怒了。————-姜瑜:我要强调的是,中国政府对互联网实行积极开放和依法管理的政策,我们的互联网政策符合国际通行作法。至于你说的GOOGLE,我想大家都知道,在中国,这是一个以色情知名的网站吧?谢谢。

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其实吧,做个streetwalk本没什么,也是靠劳动吃饭而已,但是还要假惺惺的立贞洁牌坊那便不可忍。几年前我曾经说过一个连wiki看不到的国家没有什么自由可言,现在这句话必须改改,一个连Google都无法容忍的国家,从根子里就已经腐败了。要我拿什么爱你,我亲爱的天朝?

诚然作为一个权威主义者,我总是在说,为了现在中国的发展和地位,要忍耐,要忍耐,但这个忍耐还要到什么时候?还要到什么程度?我并不希望中国乱然后再度发展,这样要付出的代价太昂贵,但发展这么多年我们得到的自由比以前有更多么?或许可以说在电视上看得到天空战记的那个童年时代的我们远比现在看着蓝猫的孩子要自由的多。

我并不是个哈google的人,也不觉得google就是那“正义”的一方,但我至少喜欢一些google的做法。很多时候很多人并不懂得,商业、市场不能大于自己的原则和良心,正如某个啥啥人说的啥,“google退出一定会后悔,……,中国市场是未来……”云云,这才是腐烂的天朝的核心价值。

不求所有人都能理解原则和良心这样的价值,因为或许正如这篇文章里面说的,http://www.google.org.cn/posts/google-or-goodbye.html,你还是得忙于你自己的生活,这些东西不代表什么,不过永远不要失去呐喊的声音与力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而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只要相信这点就好。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曾经有比我们强大得多而且还自由点的某个国家联合也走向了灭亡,这终究预示着历史的前进方向。

当一个个优秀的应用与公司纷纷放弃天朝之后,我突然感到了一丝悲哀。引用一段话:“Facebook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认识想认识的人,Twitter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说出想说的话,Google的原罪是它能让人找到想找到的东西,Youtube的原罪是它能让人看到想看到的东西……所以它们都被干掉了……”

或许我们只能在回去继续我们的生活的同时,继续期望着明天不要更坏吧,笑。

Thema BGM:In Memories -KO.TO.WA.RI-

关于线性规划在实际应用中的一些问题

这是最近在做新enigma机的项目时候遇到的一点问题。

主要研究对象的实质是线性规划。

因为线性规划存在在可数学函数化前提下的固定解法,所以这一问题本身可以认为是基本上存在最优解。但在实际应用中出现的问题在于,在面对极大线性规划的时候,一般采用的单纯型算法的理论时间是指数级,即不可解,而在此时只能用内点法来进行尝试,理论上内点法可以在多项式时间内可解,但涉及具体问题的时候容易成为NP型,也就是说实际上是一个LP问题,即是否能在强多项式时间内可解。这也就是这个问题的核心数学问题。当然这一问题目前没有解决。

但涉及实际问题的时候存在另外的问题,即在最优化的过程中花掉的时间(利益)多于达到最优化而产生的利益的时,这个优化则没有实际意义。即使是在强多项式时间内可解。而对于一个量“利益”的判断是涉及社会性的量,这个量没有没有固定的定理来判断,于是总体原则上来说实际性的极大线性规划的实际考量是不存在理论上的特定最优解。

当然必须考量到涉及实际性的时候极大的实际大小定义,即模型中顶点的数量问题。这个在目前的工作中已经有遇到。另外这其中涉及到实际问题与函数模型的转换的复杂度问题,这又是一个需要论证的方面。但总体可以这样说,在一个比较复杂的实际问题且其以线性规划为基本模型的前提下,实际中不存在理论上的最优解。

新年啊……

一应新年还是要更新下的,虽然人变得齿轮了,但我还是相信我曾经相信的东西,也许守护住心灵中仅存的那一点角落的话,齿轮也只不过是一层外壳吧。

总之大家新年快乐,我还是很喜欢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话,Hope is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

所以我其实没有什么好想的,我也没有改变多少,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只是这样而已,我只是作为一个活不够的人选择了get busy living而已。

新的一年我依然充满期望,我的人生还是过得相当的好,虽然各种的不安和未知都存在,不过最近喜欢上一句话,即使明天地球毁灭,我也要去种下一棵苹果树。于是我依然阔步向前,我还远远没活够呢。

 

Thema BGM: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