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2008年3月

賭博

大概因為在澳門旁邊住了許多年的關系,我對賭博這東西總有著一切奇妙的感覺。

想起了Kaiji里面說的,所謂的賭博就是在命運的漩渦里感受運勢的流動。

運氣這東西不過是運勢的表現型,于是便顯得很不平等,而其實運勢對個人來說,是很平等的,人總有運勢的高潮與低潮期,所謂成功的人,只是善于把自己的資本用在運勢強的時候,而在運勢差的時候則盡量回避損失而已。這像是純賭博一樣的話,卻是這是事實上的任何事的基本的行事準則。雖然能力和努力決定大多數,但是不會把握運勢的人依然無法成功。

很多人不明白的就是,賭博是需要輸的,以人的感知力來說,小輸小贏都無法感受到自己在運勢上的變化,所以我有時候喜歡故意的帶一點輸的傾向去賭點什么,不為別的,單純為了感受現在的運勢。

賭博是有規則的東西,而對聰明人來說越被規則制約的環境則是越好的,也就是說規則對智者有利,而混亂則對強者有利。所以賭博這東西其實是給聰明人玩的游戲,當然聰明人正因為能了解規則而不會去賭,所以賭場老板才能一如既往的生意興隆。 又或者說聰明的人不會陷入賭博的泥潭中。用最近覺得挺有趣的一句nike的廣告詞(劉翔同學說的)來說就是:這就是個游戲,就看你怎么玩。-_,-

突然又說了些無所謂的話,真是OTL,最近的精神狀態的問題吧

 

順便說點別的問題,最近我的google空間常常報告說超流量被封,細查了下,結果發現是迅雷這垃圾每天弄我空間上的mp3造成的,每天居然有1g流量,囧,本來我放點鏈接出來只是為了方便其他人,現在弄成這樣也無話可說,正好順便把BGM換成A Goddess of the sea。以后誰敢用迅雷下我發的東西一概ban掉,真是的做人不能這么CCTV。

Thema BGM: Bet or Die

Advertisements

自我主義

突然寫這東西主要原因是為了向りん和一些友人道歉,雖然りん從來不看這里,但是說與不說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差別。

想起了不久前和某人說的話

Klaus@*naf Die Welt ist nicht schön.Deswegen ist sie es.
很所人認識我之后都改變的很厲害。我指有私下交往的 恩

:因为你没变 所以大家只能被逼着改变自己,嗯

回想近年來的種種,我越發的覺得自從我改變之后,我一直只是個單純的自我主義者,太過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太過的我行我素。不過事實上,我還是很在意的,他人的想法,周圍的環境,只不過在意卻不代表這些東西會對我有什么影響,我依然按照自我向前。我也明白我身邊的人,都沒有任何不滿,也并不討厭現在的我,但是這終究是一個問題,因為你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個體,你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如果超過了平等的范圍,那么這個交往的性質就已經變得奇怪了,最終的走向的也只是陌路。

誠然我有改變不了的東西,而且這些東西假如我改變了的話,未必是我周圍的人所喜歡的。于是我還是一如既往的逼著周圍的人改變來順應自己。想起りん早在我出來的時候就不經意的對我說過這些,真是無比的內心不安,りん順著這樣的我到底多久了我不太清楚,不過很可能是從認識我就開始了,于是我更加覺得需要懺悔。我大多數時間只是對于對方為自己改變而有強烈的滿足感,真是無可救藥。即使對方并沒有對此有任何不滿,我還是要說聲“ごめんなさい”,也是對所有對此有所感覺的我的身邊的人說。

當然,這并不代表我會有什么大的改變,即使清楚這些,即使嘴上說著對不起,明天的我依然是那個要求你們為我改變的我。

“ごめん”

Theme BGM:I want it that way

討厭自稱學院派

為什么突然想到這個話題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為某人說的吧,我對有些東西還是很不滿的。

我一直是个圆滑的人,至少在外表是如此,甚至有时候圆到了让我自己都受不了的地步。而支撑着我的内心只有我内心中的天平而已,我应该庆幸,我依然不会允许有东西来破坏我内心中的天平的尺度。这大概是生活在这个需要圆滑多过需要真理的社会的我的唯一的救赎。

对待游戏(这里特指gal),我常常是抱着开放的观点来看,一般来说,我很客观,但是我并不会绝对客观,因为我始终认为,对于一个游戏,将自己置身事外,没有融入自己的感情,然后很“客观”地分析这些游戏;这样纯粹是偏离本质的做法。这不是我认为玩游戏应有的态度。讨论没有问题,但是太过深入与客观就偏离了本质。本来,一个游戏,有能感动我的因素就已足够。开心的玩,将这份开心与人分享,这是我觉得一个游戏的最大的价值。现在的ACG界喷子,分析家,自称学院派太多。我讨厌这种人,与其相比,我宁愿和厨一点的人来交往,当见到厨为自己的爱好而呐喊的时候,不管客观的说他说的有没有道理,但至少我不会讨厌。

游戏始终是游戏,并不是做学问,记得某位足球解说曾经说过,如果一个足球解说没有在进球之后狂喊goal的激动,那么这个解说就不是个合格的解说。既然做工作尚如此,更何况游戏呢?

讨厌自称学院派,即使有着极高的水平,即使有着极独到的见解,即使客观无比。还是讨厌,我宁愿厨一点,见解大众一点,感情深入些。

 

那天运气不错,看到斯美塔纳的全集,不过就剩最后一版,于是我硬是从某DE(?)人那里抢到了手,顺便还买了一套卡拉扬的集子,当然EMI的新卡拉扬the legend 也没错过,新碟的效果真的……完全没话说,泪流满面,泪流满面TTATT,不过说回来我还没听过柏林交响乐团的演奏的,一定要找个机会,恩。

DSC06663.jpg picture by f_klaus

DSC06665.jpg picture by f_klaus

DSC06661.jpg picture by f_klaus

DSC06662.jpg picture by f_klaus

想起了Paul Potts,这个丑小鸭唱出《今夜无人入眠》的时候,我真是泪流满面,ein Man braucht einen Traum,人生在世,因此而美丽,果然classic是王道啊,再次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