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德国队

16年的坚持,24年的等待

其实这篇文章去年7月份就已经开始写了,但一直没有完成。
齿轮化的影响真的是非常厉害。
想来也并不是没有时间,只是单纯的开始心中有了些懒惰,正如以前大约可以每周写1篇blog,ACG都能兼顾一样,现在这些都成为了过去。你会越发觉得没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在这些上面了,并不是不喜欢了,而是生活和人生阶段变了。
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考虑其他。即使像我这样生存压力并不是很大的人也是一样。

足球的一大好处也许就是他不用占用太多的时间,也可尽情呐喊和投入。所以在缺乏娱乐和压力释放的地方,比如德国,他是最好的消遣之一,仅次于酒吧。

但即使如此我依然不再像从前可以为了一场比赛而去半夜起身而熬夜通宵了。精神和身体的变化都使得你不会再轻易的去这样做了。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什么,我不清楚,也许要等到我也老婆孩子热炕头了才能明白吧。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有些时候即使爱没有变,人生的走向和行事却能发生很大的改变。

其实感觉有些语无伦次了,于是就不多废话了。

—————–

24年前的意大利,伴随着《意大利之夏》,德国队举起了自己的第三座大力神杯,当时的我还是不知道足球是什么的年纪,更不会想到自己以后会成为这支球队的球迷。

6年后的英格兰,刚刚明白什么是足球的我,看到了德国队最后的一场比赛,当然那时候的我根本不会明白Bierhoff的那粒进球是叫做金球的进球,更不明白这粒进球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的记住了白衣队员的狂喜和最后举起奖杯的那个金发18号,当然我知道他叫klinsmann,是金色的轰炸机是那之后的事情了。而我和当时的所有人也都不会知道,接下来开始会是德国足球10年的低谷期。

直到2年后的法兰西,在周围的大哥哥们的狂热中,在ricky martin的生命之杯的歌声里,我才真正对足球开始感兴趣,不过我对德国队的记忆仅限于这个貌似见过的金发18号被格子衫的打得好惨啊。其实如果从今天回看过去,除了有点老之外,其实阵容上还是颇为不错的,至少知名大牌有许多,包括克林斯曼,马特乌斯,比埃尔霍夫之类的名宿。

但足球的趋势或者说所有事物的趋势都是,永远是如果长期没有换血,没有更新换代,那么这些后果必然会在某个时刻显现出来。其实这届世界杯上就已经是个预兆了。

2年后的欧洲杯就是只有更惨没有最惨了。

与之相比,02年更像是回光返照和新生的预示。
这届上Klose和Ballack的神勇是一路打进决赛的最大保障。
Klose的空翻在这时看来是多么的潇洒漂亮。可惜被棒子黑掉了B13,最终在决赛饮恨。不过棒子不黑掉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的话,能不能进决赛也许也难说,但历史没有如果。
巴西和肥罗的在聚光灯下狂欢,德国队员们也就只能做了背景。

人们经常说,不以成败论英雄,过程更重要。
但实际上这个社会和现实残酷无比,失败者就是失败者,跑到99步失败了和第一步就失败了没有区别。都只能沦为成功者的垫脚石。
其实德国人自己从很早就已经清楚这一点,也就是那句德国谚语:Ende gut, alles gut.

其实在02年的这个成绩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加上2000年左右时Bayern在欧洲赛场上的强势,也造成了一定的麻痹。虽然从98年后开始已经开始重视青训,但没有达到整体对足球体系的改革。这些直到04欧洲杯上的惨败,甚至于被捷克的二队羞辱,和Kirch-Gruppe的破产导致的德甲整体衰落才彻底被打醒。

当其时德甲已经衰落到,可能要3个名额都危险的地步了。基本上那时候的德甲在别人眼里就是菜的代名词。这段时间大概是德迷最黑暗的时刻,连同伴都找不到几个。

随后到来的就是06年的“夏天的故事”,这届世界杯的核心框架实际上就是由那时开始建立。

德国足球的体制开始彻底改革,青训开始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后来的故事基本上就都知道了。

挫折很多,但方向正确就必然有收获果实的一天,当欧洲三个青年竞标赛全部被德国包揽的时候,其实就预示着总有一天,这帮球员会收获果实。当然联赛的复兴也是功不可没。说到底强大的经济作为后盾,是一切的保障。

只是没有人想到会是这么久,久到都让人觉得是不是又变成了下一代人的任务了。

其实在08到12年间一直被西班牙王朝所狠狠压制,万年老二的时候,很多人说这届黄金一代也许也只能空悲叹了。

但总有人不服输,不服老。

比如还奔跑在场上的那个人,当B13已经退下火线,肥罗已经坐上解说席,当年站在他们身边或者对面的那个人依然在拼搏,也依然的在进着球。并把自己的名字刻到了世界杯的历史最多进球者的记录上。

所以活得长就是好啊,最后胜利的永远是活到最后的人。

坚持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对球员和球迷来说都是如此。

16年的坚持,24年的等待,换回一颗金灿灿的星。

这也许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

后记:

后来补完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不再有刚夺冠时候的心潮澎湃,只是随着Lahm等人的退出,开始有了更多的感慨。 其实必然有一段阵痛期需要经历,但不换血就等着死亡,这对创造并延续一个德国队王朝并不是坏事。西班牙王朝的老班底被荷兰人血洗羞辱也许就是一个最好的警钟。

说来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和当初的主题大概也十万八千里了吧。

但作为一个德迷,我依然会不变的坚持下去,即使没法像以前那么去爱,但爱本身却不会改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