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都是很好的,但不是我想要的

该说诡异的全球气候挡不住春天的脚步,还是该说我们还是应该庆幸还能够看到春天呢。也许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春天还是来到了,时光的流逝倒是因此而清晰。

SDIM0452.jpg picture by f_klaus 

当雪开始融化成水滋润这片土地的时候焕发的那种生机总是让人喜爱的。

SDIM0432.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51.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17.jpg picture by f_klaus

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校园总是到了春天才让人明白到它美在哪里,平淡无奇的草地上总是在春天才会脱去伪装拿出自己其实藏着的那些色彩。

SDIM0439.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49.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48.jpg picture by f_klaus

特别当樱花坡道上的那些樱花都开放了,才真真切切的让人确定了这确实已经是春天了啊

SDIM0454.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56.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58.jpg picture by f_klaus

这时候却突然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烦恼,时间从来没停下它的脚步,而在这洪流中的我又却为什么好像没有前进多少距离呢?到底是它走的太快还是我选择了站在原地我并不清楚,但结果都是一样,明明改变了很多但我却总觉得自己还是和很多年前的那个自己一样,没有什么更多的进步。有时候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十年前我经历了洗礼,然后花了3年多的时间变成了今天这样的我,但是再往后呢?我似乎还是那个我,即使我早就不用再去证明我有什么样的能力,我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但实际上我又做到了什么?似乎只能感叹自己被时间与社会磨去了棱角,失去了追求,不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上次回国在阔别许多年的帝都和父者一起生活了一周,发觉父者真的是老了,两鬓开始出现的斑白已经不需要仔细看就能看得出,辛劳的生活让他迅速的老去,他才40多岁啊。也是到这时候才开始明白为什么父与子总是一对奇妙的关系,也同时明白了为什么这是一个永远的话题。

父者带着我去一家叫金钱豹的地方吃晚饭,硕大到在欧洲只能在索菲特之类的地方才能见到的一个自助餐厅,但依然满的门口排着长队的景象充分着证明着天朝现在的浮华盛世。到了门口,父者拿出张卡晃了晃,接待小姐立马笑容满面的迎了进去。我跟着父者,他突然说到,这不是个很贵的地方,但你看门口排队的那些人,他们当然不是吃不起这样的东西,但是他们还是要等在那里。我突然间感到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接待小姐领到了一个叫A区,似乎很中间的位置的一张10人左右的大台子那里。看着周围坐的满满的人和显得很冷清的我们这桌,我问到,还要和谁一起吃饭么?父者答道,没有,只是习惯了这个位置,比较方便而已。他接着说到,就算能进来吃饭,却依然没法像我们两这样两个人坐在这里。说完他只是看着我,我明白他想说什么,但却回答不出什么。父者不是个喜欢享受的人,他习惯的是在还在硅谷的时候养成的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一直到深夜,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当他渐渐的老去,当我渐渐的“长大”,我们才开始互相明白对方的一些事情。但其实更多的是我更明白了一个父亲的想法和自身的幼稚与不成熟。有些时候即使你能理解一些东西却离那些东西太遥远。父者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看着我吃,大概和客人吃饭早已吃厌了这样的东西,我觉得他有很多东西想和我说,却都没有说出来。最近看完了好久好久以前就开始看的九州缥缈录,虽然扯谈的什么那个教,什么丧尸,什么术之类让这东西的水平跌了不止几个档次,但当年喜欢的那些东西,那样的文字却依然在那里,阿苏勒的父亲老大君郭勒尔实在是给了我太多的感触,父母总是有很多想要和孩子说的,可他们总来不及说那么多,在他们狂吼说你幼稚的时候,你那时候却总不能明白自己幼稚在哪里,往往等到明白的时候却已经太迟了。父母的眼中我们永远都是孩子。

有时候守着自己的一份骄傲和执着,看到什么说巴傻的足球是艺术,什么烂户口比大先生有内涵多了,什么水果的产品才是艺术之类,总是用一句那些都是很好的,但不是我想要的,来昭示着自己的独特。但终究有些东西却面临一个问题如果那不是你想要的,那么你想要的是什么?

是啊,我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眼睛总是望向着天空,

SDIM0426.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22.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33.jpg picture by f_klaus

SDIM0434.jpg picture by f_klaus

 

我察觉到这点的时候是有一个人对我说,“你看的东西总是太遥远了,你的眼里没有我这样站在地上的人的存在”,而那个人也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于是我想我果然还是在追寻着什么吧,尽管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那些都是很好的,但是不是我想要的呢

 

那些都是很好的,……

Thema BGM:Metamorphose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1. 友達や家族が久しぶりに夢に出たなんとも言えない気分に浸っている時、この文章を読んだかつて人生二十年過ごせば十分だと豪語したぼくはだらだらと二十五になった何一つ成し遂げていないし、昔のようにも戻れない俯瞰風景は相変わらず美しいが、なんかだんだん怖くなってしまう失うものがあるわけもないのに親に恩返しせねばなど、たいそうなお考えは持ち合わせていないが将来的に親に尽くすことはまず間違いないだろうもちろん不自由な生活を強いてくれることがなかった親に感謝しているしかし親から見れば、感謝されるためにぼくを養うわけではないただ我が子だから愛情を注ぐに過ぎないだろうそしてその子供であるぼくも当然恩返しなど考えなくても親が食わせるために堅苦しいスーツで身を固めるだろう世間というレールに乗せただけのことだあまり自然な流れであるゆえ、反発する気にもならない猫という生き物が勝手気ままに生きるその点こそ可愛いと思いながら羨ましくも感じるしかしそれはあくまで人間側の都合に過ぎず猫にとって勝手も気ままも関係ないんだそんな悲しいことに気づいたぼくがいる

  2. 这里是诺诺春天突然来到的时候,漫天的柳絮让自己花粉过敏了飞舞着很有雪花的感觉,诺诺像个小孩子似的跑着追逐然后突然打了个超级深的大喷嚏连续打了十个,于是我哭了,但其实心里还是很欢乐,流着眼泪笑着打喷嚏,狼狈的样子庆幸没人拍下来诺诺也喜欢云,但是更多时候她只是微笑着注视身边重要的人小小的心里光是装下她们就已经快容不下别的东西了,于是只能祝福小柳絮蒲公英们能找到安居的地方看着小猫跟着妈妈一起晒太阳也能发呆着跟着快乐半天但是也许不久之后这份心情就什么也不剩了怜悯,同情,甚至愤怒之类的感情也一样但诺诺却很自豪而不觉得是伪善或者别的什么因为不奢望也没资格去期待太过遥远的事情,所以只要是能触及能力所为的任何事情都能牵动自己的感情诺诺心的感受是同步着只属于自己的世界的,而能确实的存在于诺诺心空洞里的只能是那几个人了(笑诺诺是能为她们付出一切的所以光是想着她们身边有这样的自己,她们很幸福,诺诺也非常幸福这里是诺诺虽然知道自己只是非常渺小的存在但是如果能和诺诺一样这么想的话大家也会找到幸福的吧

  3. 瞭望大海的人是无畏的,遥望天空的人是压抑而空虚的追寻的只是自己吧 大概。。。过去的或者过去的未来有些东西 既然不想拥有 何必勉强自己有些人 。。。。不一定跟自己就是一类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