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视角来看

    这篇文章有一个大前提,以中国(或者叫中华民族)的利益至上,如果你不赞同这样的前提且不能理解国家利益这个东西,那么这篇文章就不需要看了。我并没有兴趣改变别人的价值观。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天朝政府的一些作为,让许多人都产生了极大的不满,甚至我都有些情绪激动,而结果就是许多开始追求起美国爸爸式的“民主自由”,单单从希拉里的讲话稿在推特等上的流传速度就可见一斑。许多人在我看来甚至都到了盲信的地步了。追求自由的思想固然是好事,但是冷静下来,站在稍微国家主义(偏权威主义)一点的观点来看问题的话,会产生一个问题,我们真的那样才好吗?

    于是,让我们做做美国爸爸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叫synthetic Aftermath的东西。看看假如我们全面倒向了美国爸爸,我们要付出什么。

    首先台湾就不要想统一了,你得承认中华民国了,除非人家“反攻大陆”成功了,这才有唯一的统一成功的机会,当然不管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接下来西藏也别想要了,人家要成立雪山狮子旗的西藏国啊toka。再差点的话,新疆咱也不能要了,谁叫人家是“东土耳其斯坦国”啊。证券市场也必须完全开放了,虽然长远来说不是坏事,不过现在来说,索罗斯开心了啊。货币不变成日元第二也至少得变新台币,最差就变越南盾去了。自己研制的飞机啥的都废了吧,爸爸的盟友得有义务买爸爸的F35啊,虽然这从目前的实力来说也不是坏事,恩。帮爸爸灭了北朝鲜这流氓国家那也是见面礼啦,虽然灭了这个流氓国我也很赞成就是;不过还是那句话,别当这是正义,这只不过是大坏蛋灭了个小坏蛋罢了。就和爸爸在伊拉克做的一样。有人觉得爸爸这样的世界警察在,世界会变得很和平,不过事实上,世界警察是存在的,但世界法是不存在的,更不用说世界公理和正义了。军费当然也要大笔奉上,孝敬嘛。各种战略、贵重资源行业都必须对爸爸开放啦,欢迎爸爸用我们的稀土造巡航导弹!

    送上了这些个初步的见面礼,爸爸大概会开恩给你些个实惠,高科技产品稍稍放宽点啦,当然深蓝你还是别想的。武器也不会禁运啦,当然前文所说的卖你F35是绝对没有可能的,F16拿去,恩。至于什么航天技术啊之类的就别想了,看看爸爸的商务部出口管制名单去,倒向爸爸了,那轮到倭国也没轮到你呢。当然还会有点别的,只不过都是爸爸给你的小甜点罢了。

    当然我们不变的东西都还在,前提是倒向爸爸的这一过程中,我们能实现“天鹅绒革命”那样的奇迹的话。我们的企业的竞争力,我们的人民的基本素质,我们的综合国力,我们的科技水平,我们的教育水平。当然最重要的,我们这13亿人的大蛋糕。

    说这些无非是想说一点,想马上实现爸爸式的民主,不现实,办不到,更加谈不上好事,至少目前来说。以国家主义的观点来说,爸爸是“不允许美国成为世界第二”的。而我们的定位相信没什么好疑问的,就连爸爸也知道,我们是rising super power。倒向爸爸的话,那你永远就只能成为二流集团中的一员而已。更别说倒向的过程中发生点什么的话,这20年的一切成果就都毁了,我们还是不是rising都难说了。革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这个代价是很大的。更何况最基本的情况是我们的国民现在根本没有那个素质和教育来实行广泛的民主。从国家利益出发,不管政治观点如何,这都是目前绝对要避免的。真想成为一个能与爸爸平等对话(不提追上爸爸的水平的一半)的对手,真想最大限度的维护国家利益的话,那么不论何时都不可能成为爸爸的“乖孩子”。

    爸爸从来就不是救世主。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伊拉克。当然这里有个前提,你如果单纯从什么美国人胜利了吗?伊拉克变得更好了吗?这样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无疑这个例子本身就没有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问题的人,没有摆脱一种固定的有点幼稚的思维,邪恶的大魔王库巴绑票了碧琪公主,于是英雄马里奥去打倒了大魔王,从此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惜真实的历史是这么写的,一个更大的坏蛋把小坏蛋给打倒了,至于公主?没人有义务去救她,能自救的只有自己。更展开一点的话,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永远取得不了最终胜利。谁是“最后一人”?至少那肯定不是我。只要左右人们的政治生活的不完全是理性,只要维系国家的羁绊的还是delusions about its ancestry(虚妄的先祖)和common hatred of its neighbours(对于邻国的共同仇恨),“历史的终结”就不会来临。

    这里插个题外话,和例子有点关系,是另外一种幼稚的思维,也就是所谓的动机出发论。很多人理所当然的分析了一堆,然后扬着脑袋一副得意的表情说,爸爸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去打伊拉克的。这不纯粹废话么,且不说对所谓的世界公理和正义有认识的人,就算是个在天朝上了几年政治课的人也该明白,自己看的书里面的啥无产阶级解救受压迫的劳动人民是个屁话。在国家层面来说最高原则只有一个,就是国家利益。这根本不能构成质疑一个国家做事的理由。更何况即使从所谓的“道德”“正义”角度来说,这也不构成问题。比如你在沙漠里遇到了个快渴死的人,放弃他不管独自求生是最合理;帮助他,最终两个人都活下来了,这只是个预订外的收获;不要在这里把救人变成一种道德拷问,更何况现实中广泛存在所谓的两个人都死掉这种毫无价值的情况。爸爸为了自己的利益打伊拉克理所当然,顺便灭了个流氓政权是个预定外的收获。单纯从爸爸的目的和动机来评价这行为,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这就是所谓的动机出发论,这种人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以为只要有好的动机就一定能得到好的结果。道德拷问这种事情本来只是给什么地狱战士或者佛祖去做的罢了。

    扯远了,说回本题。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当然我不可能说出一个什么十全十美的,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不要认为自己的领导人什么都不知道,或者比你笨,中国的领导人可是世界上最难坐的位置之一。很多事情都存在能做和不能做这个问题。他们有他们无法去反对的东西。不要过分去偏执的丑化斧廉帮和天朝,这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比较欣赏的是冯正虎先生的态度(说到他回国的决定,我理解,但不支持,也就是没必要做个谭祠同这样),引两段

“我没有意愿,以美国的中国公民力量为主的开始运行要将胡锦涛当局提堂到国际法庭。司法诉讼的工作专业、严谨,我不会去搞运动。政治运动与司法诉讼的运作完全不同的。政治法律化,而不可以法律政治化。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向国际法庭起诉,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开宣布我不能回国,而且还有许多有效的维权方法尚未启用。中国当局不让一些国民回国的错误措施实行了20年,不要期望2个月就会改变,需要给它时间纠错,现在它每天也在蒙受耻辱与损失公信力。我有耐心等它纠错。”

“我比你对中国政府有信心,它可以轻视一些反共、反华的非主流媒体,特别是一些华人小报,但它不会无视世界的主流媒体,连世界上最强势的美国政府都不敢无视世界主流媒体,因为世界主流媒体表达了民意。国内媒体虽然没有发声,但它最后也会忍不住的。而且,网络是无法封锁的,国内民众都在流传我的故事。我相信,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会清醒的。”

    当然我不认为最高领导人们会不清楚,还是那句话,能做,不能做,只是这样而已。其实我们应该看到,强制丢出去,免得感染“大天朝局域网”内部,这本身就是个很大的进步,以前你已经因为反革命或者危害国家安全进去蹲黑屋了。现在也只是想眼不见为净。也不会有人因为喊了两句GFW,就被丢去黑屋。这本身就是进步,当然这进步不够快,这也是大家的共识。但这不能用改革以外的方法来实现,否则我们要付出的绝不仅仅是“失去的十年”,而冯正虎先生也可能就变成真正的“幸福终点站”了。

    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把你看到的,你学到的,自由和民主的思想留在心中,并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它,那么也许到了不远的将来,我们走向自由的基础就能完成。

    不放弃呐喊的声音与力量,但要学会怎么去喊,何时去呐喊。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1. 天朝内爸爸式的民主的不可行性似乎不只是素质和教育的问题

  2. LS想说是国民性么=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