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无心之问引发的讨论

sualk()  0:28:50
这里有谁看eva的漫画……
美人の涙最優先()  0:28:54
举手
jabal.割れ厨()  0:29:17
我追信治育成计划
狒狒 カレー萌()  0:29:43
嗯我下了没看 (可耻啊
sualk()  0:30:22
我觉得能看下去的人很可羞耻play(小声
jabal.割れ厨()  0:30:27
多么好看
jabal.割れ厨()  0:30:33
画得还好
sualk()  0:30:44
育成计划另说
sualk()  0:30:52
本体总觉得不是个味道……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1:00
为啥,本体还不错啊
jabal.割れ厨()  0:31:51
本体多么精炼纯熟
sualk()  0:31:56
何となく。。。
jabal.割れ厨()  0:31:56
你有什么不满的
sualk()  0:32:15
感觉问题吧
jabal.割れ厨()  0:32:15
本体的每个人的感情线很好玩
jabal.割れ厨()  0:32:33
尤其是本来不流露的两个假人
jabal.割れ厨()  0:32:38
当然也有人说这样不好
sualk()  0:32:45
感情线我宁愿去看钢铁新娘……
sualk()  0:32:56
我就是觉得不好的(举手
jabal.割れ厨()  0:33:01
多好
jabal.割れ厨()  0:33:23
至少rei2和kaworu都明确表现出喜欢信治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3:27
多好
jabal.割れ厨()  0:33:29
尤其是kaworu扯着嗓子叫
jabal.割れ厨()  0:33:44
不过看起来很奇怪就是了就好象龙虎那样的不自然
sualk()  0:34:28
这就是我的感觉
sualk()  0:34:33
不自然
sualk()  0:34:38
很不自然
jabal.割れ厨()  0:34:38
但是不痛
jabal.割れ厨()  0:34:44
龙虎那种不自然很痛
sualk()  0:34:56
就因为不痛……
sualk()  0:35:01
所以才不喜欢
jabal.割れ厨()  0:35:02
不痛应该的
sualk()  0:35:14
没有让你有感觉的违和感
sualk()  0:35:21
总觉得很让人讨厌
jabal.割れ厨()  0:35:24
学园里的现实作品搞一些电波事情当然是痛的
sualk()  0:35:34
大概是ani先入为主的原因
jabal.割れ厨()  0:35:37
你都救世了,搞点奇怪的事情又怎样了
jabal.割れ厨()  0:35:51
至少rei2的时间过渡很长
jabal.割れ厨()  0:35:59
很可以接受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6:15
rei2我觉得可以接受啊
sualk()  0:36:26
你看rei2到底要多少时间才算好呢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6:28
虽然觉得感情化了一点,但可以接受啊
sualk()  0:36:33
我觉得不能多才好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6:47
(话说我本来就没看rei)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7:13
不过EVA你们都看Rei?
sualk()  0:37:24
我看asuka……
sualk()  0:37:28
bs我把
MF的CM去死吧()  0:37:30
rei+1
jabal.割れ厨()  0:37:33
嗯就里吼得不自然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7:37
没啥,我看的是美里律子和加持
jabal.割れ厨()  0:37:42
但rei没啥不自然,慢慢喜欢上,很好
sualk()  0:37:58
美里多么好看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8:14
Kaworu不能那一般人感情发展衡量吧
sualk()  0:38:22
我总觉得慢慢来是一种否定
jabal.割れ厨()  0:38:19
你看这谁受打击这么重,不可想象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8:21
他观察Shinji也太久了
jabal.割れ厨()  0:38:30
一句话就被shinji击沉了
jabal.割れ厨()  0:38:42
我看到这里都傻了
jabal.割れ厨()  0:38:47
就说你谁啊..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9:06
这个Kaworu确实不是那个几乎全知的天使……
美人の涙最優先()  0:39:13
不过倒也想得通
sualk()  0:39:20
慢慢来有种だれでもいい这样的感觉
jabal.割れ厨()  0:39:36
漫画里他是被shinji甩了后才恢复使徒身份的
jabal.割れ厨()  0:39:58
看看能不能和动画照应一下,动画这么早出来的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0:00
嗯,我看到这段了
sualk()  0:40:14
你看这就是差别
sualk()  0:40:24
甩和被甩的区别
jabal.割れ厨()  0:40:31
动画也是被甩呗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0:34
所以我觉得漫画里他是一直只看着Shinji的一本筋
jabal.割れ厨()  0:40:38
只是感情线没这么突前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0:44
动画是自作主张自己先跑了吧
jabal.割れ厨()  0:40:45
漫画里他太单纯了
sualk()  0:40:50
动画你不会那么感觉吧
jabal.割れ厨()  0:41:00
仔细想的话是他被甩吧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1:03
动画里感觉Shinji不是第一位啊
sualk()  0:41:08
最后还是有种shinji在那里
jabal.割れ厨()  0:41:05
shinji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sualk()  0:41:17
我TM被背叛了啊
sualk()  0:41:20
这样的感觉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1:20
对于薰来说第一位的是“自由”
jabal.割れ厨()  0:41:19
所以吧
jabal.割れ厨()  0:41:27
kaworu就是亚美..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1:35
哈?
sualk()  0:41:41
(抖
jabal.割れ厨()  0:41:40
亚美黑掉大概就这样子
sualk()  0:41:47
这发想好神奇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1:52
哪个亚美 = =
jabal.割れ厨()  0:41:57
你觉得亚美告白会是啥结果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1:59
我只认识个叫水野亚美的……
jabal.割れ厨()  0:42:18
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但我觉得位置感像
sualk()  0:42:51
我倒觉得像律子……
sualk()  0:42:59
位置来说
jabal.割れ厨()  0:42:44
嗯赌气
jabal.割れ厨()  0:43:03
但律子的心态有那么复杂么
sualk()  0:43:14
所以只是个位置
jabal.割れ厨()  0:43:15
律子是被掌控的身份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3:22
这表情都很律子 = =
jabal.割れ厨()  0:43:31
亚美和kaworu是自说自话地钻牛角尖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3:39
薰这表情忒女人了
sualk()  0:43:43
这表情都很律子 = =
jabal.割れ厨()  0:43:51
哪会
jabal.割れ厨()  0:44:08
熏的绝望感和律子我觉得很不同啊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4:22
不说这个,你不觉得上面那表情很律子么
`ナギ塞高(5957575)  0:44:21
换妻塔这集cos24小时么- –
jabal.割れ厨()  0:44:23
至少他是希望shinji来救自己的
sualk()  0:44:31
这个就是个人想法不同了
jabal.割れ厨()  0:44:35
你就说这是律子的啥情况下的表情?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4:38
在盘算什么逼迫对方的表情
sualk()  0:44:53
我觉得kaworu最后都很满足
jabal.割れ厨()  0:44:59
然而律子肯定知道自己逼源堂也没用
sualk()  0:45:04
律子就不是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5:04
当然律子对碇司令做不出这种表情
jabal.割れ厨()  0:45:06
kaworu到最后是抱着希望的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5:14
但我觉得律子与人交往的本质就是这样
jabal.割れ厨()  0:45:19
而且你看他说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5:25
看似理智地给出选择项,实际是在逼人
jabal.割れ厨()  0:45:28
对他而言生和死是等价的
sualk()  0:45:41
律子那么做其实没错
jabal.割れ厨()  0:45:42
经过喜欢的人的手才是有意义的吧
sualk()  0:45:46
本来这社会就是如此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5:53
话说,我说我认为生死是等价的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5:58
为啥每次都有人来教育我orz
sualk()  0:46:02
恩 本来就是
jabal.割れ厨()  0:46:06
其实吧
jabal.割れ厨()  0:46:24
kaworu当回使徒
jabal.割れ厨()  0:46:44
的atfield多分就是因为shinji的拒绝的心之壁
jabal.割れ厨()  0:46:51
漫画里这个流程很明显
`ナギ塞高(5957575)  0:47:23
噗 还有越狱
sualk()  0:47:30
其实你们不觉得shinji的atfield是另一种东西么
sualk()  0:47:46
话说24这一季度
sualk()  0:47:50
漏洞百出
sualk()  0:47:55
剧情扯谈
sualk()  0:48:11
完全一好莱坞大片了……
sualk()  0:48:18
个人觉得很丧
jabal.割れ厨()  0:48:21
赌气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8:24
不看24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8:31
回头有日二配音的给我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8:34
我要听小山
jabal.割れ厨()  0:48:45
漫画里,这一系列的台词看起来都是肚脐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9:06
肚脐orz
`ナギ塞高(5957575)  0:49:06
噗 还有风之谷么- –
jabal.割れ厨()  0:49:33
但是这样的发展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9:35
结果薰还是好女人
jabal.割れ厨()  0:49:39
shinji完全就成了坏人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49:45
但我不觉得是赌气
sualk()  0:49:48
你看 别人的atfield从根本上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内心
sualk()  0:50:04
但是他的atfield确是那种很有侵略性的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0:05
我觉得,怎么说,这是自然选择
sualk()  0:50:10
带破坏性质的
jabal.割れ厨()  0:50:18
侵略性要有主动性吧
jabal.割れ厨()  0:50:26
他基本没有
sualk()  0:50:34
这个就是表里的问题了嘛
jabal.割れ厨()  0:50:38
这就是一开始那谁说的豪猪问题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0:40
shinji?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0:43
我觉得有
sualk()  0:50:52
伪受实攻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0:54
不管他自己怎么消极
jabal.割れ厨()  0:51:01
有的话就不叫没心没肺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1:13
他都强迫他周围的人接受了他的存在
jabal.割れ厨()  0:51:25
他的自我保护不是拒绝,是伤害他人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1:31
他那种存在太异质了
sualk()  0:51:34
恩 这是一个表现
sualk()  0:51:45
所以我说他的atfield是另一种东西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1:47
嗯,jaja说的没错
jabal.割れ厨()  0:51:50
去看漫画吧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1:59
他不是圆滑外壳,是芒刺
jabal.割れ厨()  0:52:01
11本重看一下就想回来很多东西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2:18
我上次在香港漫吧看的,太赶了
sualk()  0:52:34
我本来刚才想再看的 然我其实想起某人写的一文
sualk()  0:52:38
就决定不看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3:14
选个BL爪去干活
jabal.割れ厨()  0:53:22

jabal.割れ厨()  0:53:30
还是要rei去救他
jabal.割れ厨()  0:53:34
真可恨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3:58
我还是觉得Rei没存在感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4:45
真奇怪,对于我来说有存在感的是冬月教授
sualk()  0:55:18
EVA放映结束的那天,众多青少年陷入了绝望。
“明天开始要为期待什么而活下去呢……”
然后在EVA剧场版上映的那天,众多的青少年的心灵都受到了伤害。大家都怀抱着语言难以形容的苍茫感情走出了电影院。
但是有一部分人将对EVA的朦胧感情用同人小说的形式发泄出来,写出符合自己期望的EVA故事。就这样,1997年时产生了空前的EVA同人小说热潮,据说当时网络上有几百几千个EVA的同人小说站。在那巨大的集团的角落里,也有我的一个主页。主要内容是恋爱小说。女主角是绫波,主角是“我”的,脑内妄想恋爱小说。
脸上浮现出干笑的我坐在被炉里,写下这些精神腐烂的妄想小说。
大学一年级时,我连去学校都忘记了,只写着这些妄想含量百分之百的纯粹自我满足式小说。
我想象中的绫波不会拿起武器,不会爆发,不会有三角关系,非常令人安心。
我使用就算在当时也算是旧型号的NEC98,快乐地创作着这些低能妄想小说。
虽然那完全是超低智商的青春小说,但至少在自己写的妄想小说中也好,我想要接近绫波。
我那么喜欢EVA,决定这一生只爱绫波一人一直到死。
即使在社团的新人欢迎会上,我也挺起胸膛,像传教士一样宣传EVA。  
“大家好,我是北海道出身的泷本龙彦。兴趣是看叫做EVA的动画。如果有人想看,我会立刻把录像借给他,请轻松地来跟我说吧!”
不知为何,那之后谁也不来跟我说话,但是几个月后的学园祭当晚,社团的人们向我的房间蜂拥而来。
也许是因为我住的公寓离学校很近,他们似乎想借住一晚。
我立刻兴高采烈地召开EVA上映大会。为了不让疲劳的大家睡过去,我高声解说着。
“来看这一幕!好好看看这一幕,真是太棒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嗣君向下砍,EVA狂吠着,刀刺出来的鲜血飞溅,我扬起拳头大声说道。
但是,大家都咂着嘴走出了我的房间,之后再也没来我的房间玩过。
独立一人留在黑暗房间里的我这样想到。
那群人懂什么。
无视EVA的人类,全部无知。侮辱EVA的人全部都是我的敌人。
不管是怎样有才能有学问的人,我也不允许他说EVA的坏话。一看到刊登着侮辱EVA的文章的杂志,我就会因愤怒而浑身颤抖。如果我当国王,一定将他们全体肃清。
装得好像很懂的样子,说什么“那个呀做得很失败啊”,小看EVA的那些人,我就算死也绝对无法允许。不懂EVA好处的人类,应该立刻因为自身的无知而羞愧地切腹。
你们这群人懂什么。  
某一天,我在大学的研究讨论会上,放映了EVA。
好像是什么“影像媒体与文学的关系”之类的研究会,具体的想不起来了。
因为我中途开始就不去念了。
正当我得意洋洋地发表言论时,一个打扮得很新潮的男人对旁边的女性小声说道:
“到现在还在说EVA?那家伙没问题吧?”
我紧握着拳头离开了研究室。那之后再也没去上过那个课。
泪水弄湿了枕头,我诅咒着这个社会。
什么叫“到现在还”啊。
别以为EVA是消耗品啊。
别以为可以忘记凌波啊——至少还有我应该会到死都爱着绫波。证据是我买EVA的周边买得堆成山,UCC的EVA咖啡喝得都长虫牙,书架上收满了有关EVA的书,真嗣君作封面的画集也在发售当天买了两本。
EVA的台词当然全能背下来,CD每天都听,海报也帖了满面墙。跟来我住处玩的女性两人独处的夜晚,我也在用电视看着EVA。
背后有人类的女性这件事令我感到非常紧张,但只要双手抱膝坐着看EVA,心情就会平静下来。
就像这样,我的青春里全部都是EVA,而且我最喜欢绫波丽。每晚写妄想EVA小说写到深夜。
女主角是绫波主人公是我。在故事的最高潮,我向绫波告白了。
“我喜欢你。不论到何时,我都喜欢你!”  
但是……
但是我不知道绫波这个时候,应该做出什么表情。
在表情还难以决定的时候,时间飞逝而去。
猛然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二十五岁了。
二十五岁的我,变成了听到“好莱坞要拍EVA真人版了!”这种大新闻也完全不会动摇的大人。
变成了会回应“绫波是谁演的?希望索性让黑人来演,让大家吓一跳呢。”这样的小玩笑的大人。
再也不会狂热地大叫着“不要侮辱EVA!”了。
墙壁上绫波的海报在很久之前就拿了下来了。
EVA的录像带也在壁橱里积满了灰尘。
曾经完全背下来,经常随口引用的EVA台词,现在也几乎都忘记了。不得不与人讨论EVA的时候,我也会不那么狂热,而是微笑着回应。“那还真是部划时代的动画咧。”就算有谁这样略带讽刺地提到EVA时,也会不涌起怒火,已经不会因什么感情而激动了。
因看到“剧终”这文字而感受到的丧失感,我已经完全消耗掉了。
那些无法言说的苦闷,那些黏稠不明的感觉,心里裂开的缺口……也都完全消耗掉了。
就算如此,我的心里还残留着唯一的感情,发觉这一点后,我笑了。
那是痛苦。
为了写这个随笔,重读过去资料的我,因为感受到了胸口的痛苦而微笑。因为那些丢脸的过去而感到快乐。
比如说有名的作者所作的,那个超冷的EVA之诗。
或是某作家因为EVA而跟老师打起架来的法庭记录。
还有在箱根汤车站上,不知是谁放置的“欢迎来到第三新东京市”的看板——回想起这些痛苦而丢脸的事情,我高兴地笑着说,大家都曾经是傻瓜啊。
回想起来,那时的一切都非常辛酸,却又非常美好。
了不起的大人也好,头脑也很好的学者也好,当时的大家,都又痛苦又有趣,我也同样是又年轻又疯狂。
从壁橱的深处把NEC98拿出来,重读起当时自己所写的妄想EVA小说,回忆起那因过于愚蠢的妄想而沉迷的自己。
——因为一些奇妙的事情而唤醒了自我的绫波,从NERV那里逃了出来,乘上了小田急特急电车。
在新百合站换成了普通电车后,终于来到了生田。
然后她与深夜的车站前闲晃的我陷入了恋情,但是NERV的保安来追捕了。
我运用机智把她藏到了公寓里。
已经没关系了,在这里就可以安心了。
所以求你了,绫波,请你一直呆在这里吧。
大概在我的世界里,最喜欢的人是你。
只要有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没错,我,不管到何时,都会一直喜欢你的!”
但是……但是,你原本就不存在在任何地方,我说的话也是个大谎言。对于虚构少女的热情,已经在数年前消失在虚空中了。而且因为绫波又是个不怎么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的少女,我们两人不知要做什么表情,很长时间什么也不说,只是呆站在那里。因为当时卡在了这里,我重敲起数年没敲的古老98式键盘,开始续写这妄想 EVA小说。
“对不起了,绫波,我已经不行了。”
“是吗。”
“我想不起你的台词了。也回忆不起来你的脸。呐,拜托你,回到我身边吧,我需要你!”
“别说那么悲伤的话。——对,对了!笑一笑吧!”
然后绫波就与第六集结尾一样,向我露出了微笑。
“再见了,龙彦君。你不会死的。因为我会守护你。”
然后电线杆子上白鸽飞起,回头一看,绫波已经不在任何地方了。
我擦下眼泪,向那方向挥手。我微笑着,向那冰冷痛苦的回忆的全部,挥手告别。

 

jabal.割れ厨()  0:55:46
贞本画真好看
jabal.割れ厨()  0:56:06
龙彦谁啊,泷本么
sualk()  0:56:17
滝本竜彦这绫波忘却计划写的真让人失语
`ナギ塞高(5957575)  0:56:18
贞本是色调好
Kaien<>  0:56:29
去搞本画集啊。。
Kaien<>  0:56:32
13000.。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6:35
恩同意,好看
jabal.割れ厨()  0:56:37
嗯果然是,这文字就像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6:42
而且纤细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6:51
线条,形态都纤细而且不稳定
jabal.割れ厨()  0:56:54
反正二次创作人家从来不看
jabal.割れ厨()  0:57:05
原片都没看透彻呢
sualk()  0:57:28
他的同人文我不看的
sualk()  0:57:40
然这文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jabal.割れ厨()  0:58:58
其实大家最被骗的
jabal.割れ厨()  0:59:05
就是shinji不是外表的纤细少年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9:16
这里有女生在么
sualk()  0:59:22
恩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就是
jabal.割れ厨()  0:59:24
然而看了无数国内评论都说丫是
jabal.割れ厨()  0:59:29
是个p啊
sualk()  0:59:38
是个p啊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9:35
呃?不是么?
美人の涙最優先()  0:59:41
很纤细啊,腰
jabal.割れ厨()  0:59:48
虽然我也是近年才慢慢这么觉得
sualk()  1:00:08
我一眼看到就不这么觉得……
jabal.割れ厨()  1:00:06
至少以前没觉得他这么混蛋
sualk()  1:00:10
为啥呢……
jabal.割れ厨()  1:00:14
我以前没觉得他纤细
jabal.割れ厨()  1:00:23
但现在我觉得他元凶
sualk()  1:00:45
我是看到asuka出场之后就一直觉得这人元凶……
美人の涙最優先()  1:01:00
他还不够细么 = =
美人の涙最優先()  1:01:14
我觉得美里都比他腰粗
jabal.割れ厨()  1:01:13
asuka是装成豪猪的拒绝
jabal.割れ厨()  1:01:18
结果反而被侵入了
jabal.割れ厨()  1:01:34
结果只有只有rei是会全盘接受他
sualk()  1:01:58
asuka本来就是一个不会拒绝的人
sualk()  1:02:05
这种人最容易入侵了
sualk()  1:02:41
能容纳shinji的 需要很坚韧的器 还需要能接受别人的atfield
jabal.割れ厨()  1:02:39
但其实kaworu也是类似的人
美人の涙最優先()  1:02:47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那谁,加持跑得真快啊
jabal.割れ厨()  1:02:53
所以简单地就受打击
sualk()  1:02:58
这点来说
美人の涙最優先()  1:02:56
面对Shinji
sualk()  1:03:07
作为母体确实是最适合的
jabal.割れ厨()  1:03:20
所以我就不能理解这cp
jabal.割れ厨()  1:03:27
明明该露屁眼的是kaworu
jabal.割れ厨()  1:03:32
这么多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