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Heute spielte Bayern ein DFB-Spiel gegen FC Kaisserslautern mit 1 zu 0. Otti hatte das Tor. Ich muss sagen, Bayern nicht viele Methode hatte. Nach dem 1 zu 3 Verlieren muss Bayern sich bestätigen,dass sie noch 1. platz im BL ist. Bremer spielt schön und mit Passion. Im Vergleich zum Bremer ist es Bayern keine Übermacht.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有些你平时常说的东西你不写呢,当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写的,有很多东西都要考虑后果的,而且不单自己,还要考虑和你有关系的人。
不过我不得不说,所谓的信息管制倒是真的很厉害,至少,当你接触自由世界之后会有两个世界的感觉。当然我也不得不说,现在都在走两个极端,大部分人在这些方面都没有一个完整的认识,而且还都认为自己是客观的,真实的。
当然,我还是会继续为有需要的朋友提供信息,虽然我对这些信息本身并不负责。
现在Prison Break是怎么连载的我不太清楚,似乎是我当时后期的办法,因为似乎还是有一大堆每次都换的初翻,当然我是不太欣赏这种求速度的策略的,特别我不做了之后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能控制全局QC的人。不过在英文人才如此繁盛的今天,这种担心似乎是很没有必要的。毕竟也管不了更多了。不过偶尔在yotobe上面搜索了下,发觉米莎派似乎是种全球现象,许多国外的同好都是米莎派,果然这样的感情美啊-___,-
Everybody speak English.
又继续听了一次DC TV的drama chapter 1,也就是樱篇,还是感触良多,注定得不到幸福的人算什么呢,纵有约束,却空白,不能实现的约束比没有更可悲。约束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最后的时候,sakura那句“stop,今はいいよ。”让我再次明白了,对于真正的感情来说,真的只要很简单很简单的东西就够了,一句承诺,一个约束,一句关怀,一次褒美就能成为理由。为爱而活的人就是这么chun。
雪希淫乱,音梦腹黑。(无意义,大嘘)
突然又想起了PITETAN,心头再次再次绞痛,虽然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过,这样就很好了,至少我们还能相信爱,但是正如我后来讨伐智代时候说的那样,最重要的人不在了就是不在了,这无法用任何美好的理由掩饰的。或许最近会再次写文吧

Thema BGM: 記憶のゅりかご (曾想用 未來へのMelody 但是最後還是覺得,這首DCPS歌集中唯一一首非欢乐主调的曲子最好,对于要承受永恒之苦的人来说,未来什么的算什么呢。其实最主要是因为它是桜,也就是田村ゆかりさん唱的啊![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